AYA,家鄉是日本北海道

她臉上的表情很多,笑的時候,是非常開懷的那種大笑

對於自己所講的話,竟然能讓AYA那麼開心

相對地,也會對自己增加一點信心

有種「原來我也是會講笑話的人啊」的這種感覺

和她聊天會覺得自己正在被傾聽著

 

AYA個子矮矮的,必備的妝容是眼線、睫毛加腮紅

當時我們在奇異果工廠工作,每天早上七點半之前要到

她出門前一定要化妝,因此會早上五點爬起來

對此,我真的很佩服她的精神

來紐西蘭之前,我也帶了一些化妝品,不過全都沒用到

 

她有陣子的困擾是AYA這個名字的發音和「唉呀」很類似

時常分不清楚別人是不是在叫她名字

 

當時在工廠有些男生會討論AYA,有些人說她漂亮,有些人說不好看

曾有個印度男生跟我說:你不覺得她腮紅太誇張了嗎?像小丑一樣

也曾有人跟我說:那是你朋友嗎?她好漂亮!

不過我不懂的是,為什麼不直接跟本人講,要跟我講呢?(攤手)

 

扣除掉Magumi以外,AYA是我第一個在紐西蘭認識的日本人

Maguni不算的原因是她在香港住了十五年,會講流利的廣東話,及不太順暢的普通話

與其說她是日本人,Magumi對我而言,還比較像香港人

 

AYA是那種標準的只想講英文,不想講日文的人

她喜歡在國外的生活,之前也曾在澳洲打工渡假一年

和她分別之後,又陸續認識幾個日本人,我才發現AYA真的算是英文非常好的

我們在聊天的時候,雖然是用英文,但是感覺非常順暢

其實真的好奇妙,明明是講英文,但有些人的英文會聽得明白,也聊得來

有些人則相反

總歸還是頻率的問題吧

 

在工廠幾乎沒有工作的時候,我們有一起去做過奇異果的戶外工

當時果園是印度人的天下

我們被要求速度要快,而且不能有刮傷

在把奇異果倒入箱子之前,都會有個印度女生在一旁檢查

我們在一旁講日語,大概就是好緊張啊之類的話

雖然平常我們不講日文的,但是此時有種在講祕密的感覺

好像會講另一種語言,就有一個無形的小圈圈

後來到印度工頭家領錢的時候也是

印度人講印度話、法國人講法文

越是聽不懂,空氣就越凝結,只能依據對方的表情和動作,自己內心的小劇場再加旁白

既然大家都如此了,我們也開始講日文

雖然只是在談論印度咖哩和日本咖哩的不同,這種與工作一點都不相干的話題

 

後來奇異果季節結束了,不知道AYA會不會想念大家呢?

因為她曾說想要遇見新的人

老是在同一個地方,生活就一成不變了

她也喜歡一個人旅行,感覺是非常獨立的人

有時候會覺得太靠近,是不是會打擾到她的私人空間啊?

大概分開不過一個月吧,我們奇蹟式的在法藍茲冰河的BBH相遇了

當時夜深,我們隨便找一間BBH投宿

我進去櫃檯,看到一個女生在借DVD

雖然只是背影,但我有種感覺就是AYA,於是試探性叫了她的名字

結果真的是她!我們兩人像瘋子一樣在櫃台前面又叫又跳

當時她去借DVD,不過回房才發現裡頭是空的,所以才去櫃檯換

也因此才會遇見要來投宿的我們

如果不是DVD空盒,也許她就關在房間看電影了

就算是同住一間BBH,也渾然不知對方的存在吧

 

只是一個巧遇,卻莫名讓我想要流淚的感覺

在這裡要相識很容易,不過緣份都太淺

那時候,也和安德魯說好再見面,結果再聽到他消息,已經是訂好回馬來西亞的機票了
每次相遇都有可能是最後一次

每次想到這點,就覺得當下想擁抱就不要害羞了

 

 

P6123930.JPG   

 

那時候為什麼我們要爬樹呢?

P6123917.JPG  

左為安德魯

中為AYA

想表現Rotorua連路邊水都很燙的三人

 

 

最近聽到她的消息是在威靈頓找到工作了

想念她的笑容

希望她可以常常這樣開懷大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shan1739 的頭像
lishan1739

旅程

lishan173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Thank you for ur compliment !!
    I dont wven know what you wrote thogh hahhaha
  • You can try google to translate, if u want
    the article just talk about where we meet...
    and that time I meet u in bbh
    "unexpected"
    how do I miss ur smile,n wish u happy now :")

    lishan1739 於 2011/09/21 17: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