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在Te puke做奇異果工作

除了房東太太以及房東是紐西蘭人,其餘的七個室友皆是馬來西亞人

每到吃飯時間,廚房總是非常熱鬧,眾人忙著張羅吃食

切蔥、薑、蒜爆香,佐以醬清調味

吆喝聲加上嬉鬧聲,喂,可以借點香油嗎?

那是非常熟悉的菜香味,非常熟悉的中文,不過熟悉之中又有一點不同的風味

馬來西亞總喜歡說「沖涼」來代表洗澡

初次聽聞時,我還說:你們冬天還洗冷水啊?

他們說馬來西亞四季皆夏,大家每天沖三次涼,真的是冷水喔

室友們講話總喜歡比較誇張的方式,比如:我們會說「這個東西好漂亮!」

他們會說「這個美到~~~」尾音拉越長就代表越美,真的是美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有次聽到函筠說:「這個貴到~~~」

搭配她誇張的嘴型和臉部表情,明明是一個未滿二十歲的少女,怎麼有種菜市場婆婆媽媽們的感覺

好像隱含的意思在說,王太~我不騙你~真的很貴!超貴的!

我當場笑得不可抑制,我說:「你真的好誇張!」

和函筠同房的還有珮瑜,我記得有次她從奧克蘭的亞洲超市回來,跟我們炫耀她的戰利品

所謂的「戰利品」不是鞋子,也不是衣服,而是一把把的青菜

只見她從塑膠袋拿出一把青菜,要我們猜價錢

不待眾人回答,馬上就很興奮地說:「五毛啊~一把才五毛啊,連一塊錢都不到!」

青菜多便宜,我記不得了

但當下我只覺得我可以預見她十年後的模樣

嗯,應該是個勤儉持家的好媽媽

 

以前真的對馬來西亞沒什麼概念,我對「馬來西亞」的認識來自這一群室友

他們總喜歡說:「叮一下比較好吃!」

我疑惑地說:「叮?叮什麼?」

室友們解釋:「放進微波爐啊,它好了的時候,不是會發出『叮』的聲音嗎?所以就是叮一下!」

安德魯跟我說「叮一下」來自廣東話,馬來西亞人講話喜歡參雜著英文、廣東話

他們講話時,疑問句不是用「嗎」,是用「咩」

所以「知道了嗎?」這句話,馬來西亞人會說「知道鳥咩?」

 

還有某次我好像是在找某個人,所以問Magus,說:「你知道他在哪裡嗎?」

Magnus說:「我不懂」

我以為他沒聽懂我的問句,所以又再講一次

後來才知道「不懂」和「不知道」,對他們來講是同一個意思

我還跟Magnus解釋說,「我不懂」是指我不懂你的意思,「我不知道」是指我不知道他在哪裡

.........這樣的解釋,我不知道他最後懂了沒、知不知道

 

 

 

屋子裡女生比男生的人數多一些,我們總喜歡嘰嘰喳喳地聊天

我喜歡和月玲、碧容聊天,尤其月玲身上總讓有種很安心的感覺

那是一種類似「媽媽」的安心感

.......雖然我知道沒有一個未婚女子喜歡被形容成媽媽的

和她們同房的欣惠總是很安靜,她們都戲稱她是灰姑娘,總做些打掃工作

有時候碧容她們出門不在家,房東太太都會很誇張地說:今天好安靜啊!

而另一個室友阿強,在我們這群裡頭,他顯得比較安靜不多話

他住這裡已經兩年了,是拿工作簽證的,和我們打工渡假簽證不同

有次看到他一個人在廚房煮魚粥,我則在附近探頭探腦的

直到阿強開口,說:你要吃一點嗎?

我客氣地說:那怎麼好意思

阿強倒是很直接地說:但是我一直看你走來走去,似乎很想吃的樣子

每次去超市買東西,我只挑特價品買,總覺得魚是奢侈品,所以有段時間沒吃海鮮類的食物了

現下聞到魚香,整個食慾大開

既然話已至此,再裝模作樣就太多餘了,我開心地過去舀了一碗粥

阿強說:不過,我煮的味道很普通

我吃了一口,評論道:嗯,真的很普通

 

我們的交集不多,但是他看到我在廚房走來走去的時候,總會問我要不要吃一點

 

某天晚上,有一群人來家裡,和房東說了一些話

房東看起來面色凝重,我過去問一下情況

她說了一些什麼警察等的字眼,其實當下我根本沒聽明白,只覺得大概不是什麼好事

等到室友們回來後,才知道阿強被帶到警察局了

因為他簽證過期,現在是不可以繼續待在紐西蘭的,要馬上遣返回國

他的朋友來幫阿強打包行李,隨即就離開了

 

阿強上飛機前,有打通電話和房東告別

此後,我們沒有再看到阿強,或是聽到他的消息

屋子裡還留著他慣用的杯子,房東將杯子收起來,杯子的手把掛著一張小紙片

寫著「紀念我們的朋友阿強」

 

P4143257.JPG  

 

 

除了這件事情之外,我們平常的生活其實很規律

早起上班,下班就做飯、準備明日的便當

晚上就看電影或聊天來打發時間

每次我們做飯的時候,房東家的狗Chester「起士塔」總喜歡在我們腳邊徘徊

起士塔是隻老狗,只對食物懷抱熱情而已

他總是在等待食物不小心掉落的那瞬間,他可以趁機大快朵頤

起士塔年紀多大了?記得是十六歲左右吧

某次和房東Lue聊天的時候,他說以前起士塔會在庭院追野兔

直到有天,起士塔看見兔子跑過去,但他僅僅是看著而已

從那時候Lue知道起士塔真的是老了,老得再也提不起興致追逐遊戲了

有時,我看到起士塔,會抱抱他,跟他說說話

直到某天回來,珮瑜跟我們說:起士塔走了,不會回來了

 

終須一別

我突然想到這句話,總有一日要分別的,是不是?

 

後來我寫了一張卡片給房東Sue和Lue

我寫,Chester到天堂去當小天使了,在那裡有吃不完的食物

而Chester充滿活力,就像他從未老過,現在他又可以再次追逐兔子了!

(但是對兔子不是一個好消息)

 

起士塔.jpg  

 

奇異果季節結束了,因為馬來西亞人的打工渡假簽證只有半年時間

碧容、月玲、欣惠三人延簽過,但現下也差不多要到期了

她們和函筠、珮瑜結伴去換宿,之後三人一起回國

我們則和Magnus一起去玩南島

約一個月的時間後,Magnus就回家,準備展開他的大學生活

屆時Magnus、函筠、珮瑜搭同班飛機回馬

 

最後一個晚上,大家忙著收拾行李

好像特別忙碌,氣氛也特別傷感

 

三個月的奇異果季節就這樣落幕了

但我想我會記得,那年南半球的夏天

有吃不完的奇異果,與總是說「叮一下!」的你們



789.jpg  

 

 

PS.

原本想給函筠、珮瑜一個驚喜,去機場送她們的

但是她們臨時改機票,結果還是遇不上 (攤手)

 

還有之前葉焱分享的「馬來西亞人的中文」

我覺得超好笑的,但是紐西蘭網路貴得驚人,影片很消耗流量

所以!有興趣的朋友們請點這裡http://www.youtube.com/watch?v=6UeLD2owJ9Y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shan1739 的頭像
lishan1739

旅程

lishan173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