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名字:Shuan

國籍:愛爾蘭

職業:工程師

地點:CHC-Ashburton (3+4)

公里:86.5公里(3+4)

時間:1hr(3+4)

省下的車票錢:39紐元 (3+4)

等待時間:十分鐘

 

來自愛爾蘭的shuan之前也有去澳洲打工渡假一年,現在在基督城當工程師,

不過卻住在Timaru,單程一趟就要兩小時了,每天通勤真的很辛苦。

 

那天是想要從Ashburton搭便車到Methven,

不過一聽到他說要去Timaru,我好心動啊,

因為我現在是住在Timaru,住宿費是一次付一個禮拜的,

但是出來旅行,又要另外住BBH再付20多的紐元,回去住好像比較省錢,

而且我好想朋友們啊!

(喂~明明才出來幾天而已吧)

 

Shuan真的是非常的親切,也長得很帥,

可惜我的相機沒拍出他的帥氣而已

臨走前,我還跟他說:你好帥!

(年紀大了,臉皮就厚了)

P9020380.JPG  

 

 

小插曲

Ashburton往Methven的車沒有很多,

其實我們那天到Ashburton的時候,已經差不多是晚上七點了,

晚上要搭便車的成功機率變得很低,

一方面是夜晚視線沒那麼好,不容易被看到。

一方面也是駕駛比較有警戒心吧。

但我們還是試著搭便車,預設三十分鐘為底線,

搭不到就在Ashburton過夜。

 

結果,真的有對夫婦停下來,我們開心地跑過去,

不料對方卻說:我們沒有要載你們,我們就住在這裡。

原來我們很巧地站在別人家的車庫前面,

真是空歡喜一場。只好夜宿Ashburton,明日再戰囉

 

9/3

名字:Nick&Noodle

國籍:紐西蘭

職業:橄欖球員

地點:Ashburton-Methven

公里:34.2公里

時間:30min

省下的車票錢:20紐元

等待時間:十分鐘

 

白天真的比較容易招到車,有一台白色的麵包車停下來了,

兩個大男生叫Nick和Noodle,他們是橄欖球員,

要到Methven比賽,

Noodle說我們可以在電視上看他們的比賽,

他們的隊伍是Mid canterbury。

聽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不過那是付費的頻道,我們一般住的Backpacker是不會有的,

 

二十六歲的Noodle比較多話,

他有一頭自然的捲髮,這也是他名字的由來,

相較之下十九歲的Nick就比較安靜,

他跟我聊一些話,好像是說有沒有看球賽之類的吧,

可是我聽不太懂,加上他們開的車有點舊,

所以噪音還蠻大的,我大概抓一些關鍵字,然後微笑囉。

 

我們下車後,他們說如果需要搭車回去Ashburton,

可以五點左右站在大路旁邊,他們會經過,真是好人啊~

Nick&Noodle 希望你們球賽大獲全勝!

 

 

9/4

名字:竹田誠+朋友三人

國籍:日本

職業:有錢人(?)

地點: Methven- Ashburton

公里:34.2公里

時間:30min

省下的車票錢:20紐元

等待時間:十分鐘

 

Methven真的是一個好安靜的小鎮啊,連經過的車都好少,

 

這時有台車停下來,第一句話就是用日文問我們要去哪裡,

應該是誤認我們是日本人,才停下來吧,

 

雖然我聽得懂他講的日文,不過當下還沒有反應過來

,他們車上已經有四人了,所以其實只能再坐一個人,

 

但駕駛的那個男生跟我們用很簡單的英文跟我們說:「police come, you hide」,

然後雙手抱起來,比出一個躲的姿勢。

 

上車之後,我就用日文說「好開心,謝謝。」

所有的日本人都好興奮,一直說「最高!」

 

我之後也試過用英文,不過他們直接用日文說聽不懂,

所以我真的是很努力地在講日文,

突然覺得會日文是件很幸運的事情,不然大家只能乾瞪眼了吧。

日本人真的是情緒好嗨,不說話也會一直笑,大概是跟我一樣很怕冷場。

 

聊天的過程中,也被誇日文很厲害,

不過這大概就像我聽到一個外國人突然講中文,

不論他講的好不好,都會覺得又驚又喜吧。

他們問我台灣是不是講英文的,我說不是。

然後又覺得小小感傷,因為我在紐西蘭遇到的每個日本人

對台灣都是沒什麼印象的,不像台灣人那麼了解日本。

 

其中負責駕駛的男生,這次是第十六次來紐西蘭,

我就用日文問:「有錢人嗎?」

感覺有點像外國人很認真地用台語問你是不是好野人

其它人都笑了,那男生也說:「對,我是有錢人!」

還給我一張名片,說來日本的話,可以給我工作,

日文不好也可以放心,他們家也有從澳洲和中國來的人,

總之就是「大丈夫」啦!

 

名片上寫的頭銜是部長,聽起來很厲害呢。

重拾好久沒說的日文,也感謝他們努力聽我在說什麼。

 

最後想到有個很好笑的事情

就是那時候想表達紐西蘭的冬天,很難找工作這件事情

應該是難しい(「困難」的意思),但是我一直講成 はずかしい(「害羞」的意思)

當下他們應該是聽到很莫名奇妙的句子吧

「找不到害羞的工作」或是「害羞的工作在冬天」

還好最後對方還是理解我想表達的是「困難」!

回想起來,還是會覺得很好笑啊~
日文真的不多講是會忘掉的 

 

P9040394.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shan1739 的頭像
lishan1739

旅程

lishan173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