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來到梅斯文完全是一場意外

原本是計劃到基督城的
但是到了基督城之後,才發現市中心完全是一片死寂
經過大地震之後,很多建築物都倒塌了,街道也封閉了
當下決定轉往離基督城約一小時路程的梅斯文

找了一間BBH住宿
經營者是一男一女,男主人叫提姆(TIM)

女生則是來自日本,叫KAZU

提姆介紹他們的關係是「Partner」

如果這個單字翻解成中文的話,應該是夥伴之意。
可是我怎麼看都覺得他們兩人像是男女朋友


直到後來我才知道介於情侶和夫妻之間的關係就是「Partner」
沒有合法婚姻的約束力,單純是靠兩人之間感情的聯繫

以前住在Te Puke的時候,看到房東一家的合影照片,他們有三個子女,還有孫子、孫女了

但是最後一次臨別前的聚餐才知道,原來他們並沒有結婚,

其它室友也都嚇了一跳,我問房東太太:「那妳手上的戒指呢?」

她微笑說:「這只是戒指而已,我有好多戒指。」

這種「Partner」的關係在紐西蘭很常見


在梅斯文的BBH,我認識了京都大叔和minoru
京都大叔和minoru在日本都是做公車司機的
不過minoru現在來紐西蘭打工渡假了
他說:The job is….enough!no more!

我幫他翻譯成「這份工作老子不想做了!」

京都大叔則是來紐西蘭玩的,主要目的是來滑雪

他的英文不好,不過京都大叔總是非常努力地用英文表達他的意思

甚至是主動找人聊天

一般來說,英文不好的人通常都不太會主動開口

但是京都大叔相反,即便他聽不懂,他也是會硬擠幾個單字回答我


在某種程度上,我受到一種莫名的鼓舞
會覺得「人家都敢開口講英文了,那我有什麼好怕的呢?!」

非看輕別人,只覺得有時講英文不是取決於「程度」,而是「勇氣」


我們在梅斯文待了兩晚,等待雪場開放

不過雪況不穩定,雖然最後我們上山了,

但是大概只滑了半小時,雪場就因風勢太大,而宣布臨時關閉


旅客都待在BBH

京都大叔、minoru和我坐在客廳有一搭沒一搭聊天

即便他們兩人可以用日文談天,而且他們也知道我會說一些日文

不過我們還是用英文談話

京都大叔和minoru在我面前也是盡量用英文談話

我猜是想讓我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麼吧


在紐西蘭認識的日本人大部分都是以學英文為目的

甚至有些人會刻意避開自己國家的人,讓生活處於全英文環境

其實有些台灣人也會那麼做

雖然我能理解那些動機,卻不明白為何要刻意避開?

最後我想交換聯絡方式
minoru說他沒有帶電腦,也沒有Facebook

 

後來他說可以寄明信片,他認識一個韓國人也是要用明信片聯絡

不過minoru跟我說日文很難的,怕我寫不出來

我笑說:你可以試試看

minoru在紙上寫下北海道扎晃市.........等一連串地址

我也照樣寫下來,看到他驚訝的表情

我說日本的漢字跟我們字差不多,雖然有些可能不同,但大致都可以辨認 

 


其實,不禁再一次覺得日本人對台灣的印象真的是非常薄弱

台灣充斥著日本的綜藝節目、流行音樂,還有時尚美妝的產品

我原以為日本人大概也對台灣有點認識,畢竟是這麼近的兩個國家啊

可是不少日本人聽到我是台灣人,反應都是「中國嗎?」

我都會笑說不是,如果對方有興趣的話,再解釋一下台灣和中國的關係


後來我依約寄了明信片給minoru
這次用的是Universal的郵票,花了好久時間
直到昨天看到我的電子郵件傳來新的信件
Hi.Im minoru.How are you?
 long time no see. i got your postcard. 
Thank you so much. 
Where are you stay now? What are you doing?


我想起了冬日夜晚,我們待在火爐邊談天的情景

(其實客廳是有電視的,但是對於三個非英語是母語者,電視節目不具太大吸引力)

Miniru要我猜猜看京都大叔的年紀

我說:三十五歲?

Minoru驚奇地大笑,說有看起來那麼年輕嗎?

但是當我問到京都大叔的真實年齡時,Minoru都笑說讓大叔自己講吧

不過那晚直到睡前都不見大叔的人影,年齡也成為無解之謎了


離開梅斯文前,京都大叔要我們留下來,等明天雪場開放

但當時的旅伴Magnus很快就要回馬來西亞了,所以我們照原定的計劃繼續前進

京都大叔說他要留下來等雪,如果過兩天還沒有,他假期結束也要回日本了

之後我到其它地方旅行,仍留意雪場報告,不過都是關閉

京都大叔特地趁假期來紐西蘭滑雪,不過最後只滑到半小時呢


左為:被我從睡夢中吵醒的Minoru

右為:京都大叔

    P7094769.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shan1739 的頭像
lishan1739

旅程

lishan173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